贾跃亭承诺还债”和“爱奇艺启动IPO”你信哪个?

贾跃亭承诺还债”和“爱奇艺启动IPO”你信哪个?

2018-01-07 18:54

  原标题:“贾跃亭承诺还债”和“爱奇艺启动IPO”,你信哪个? 2018一开局,人在美国的贾跃亭把一身

  2018一开局,人在美国的贾跃亭把一身债务“甩锅”给国内的妻子和兄长,表示“会尽责到底”。时至今日,贾跃亭的每一个严肃承诺,看上去像个“段子”。

  在看到贾跃亭事件的时候,笔者又想起网络视频圈最近的一个段子:有消息称爱奇艺有望2018年上市。过去几年,“爱奇艺IPO”似乎成为一出肥皂剧,隔一段时间翻炒一次,或许连故事的主角也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准备要上市了。

  这两个看似互不相关的话题,在笔者看来背后却有诸多相似之处。乐视和爱奇艺在网络视频领域的风头都一时无两,主打视频意欲建立“娱乐生态”却不断碰壁,高速扩张之下对资金的饥渴展现出难以掩盖的焦虑。

  发展速度越快,弱点暴露得就越明显,相比于“优爱腾”中的另外两家,爱奇艺身上有着明显的四大问题,让其在2018年或将面临着由盛转衰的危险。

  缺钱是爱奇艺最大的问题,几乎成为了它的标签。也正因如此,爱奇艺屡传上市的消息大多是虚晃一枪,无疾而终,不知多少人被它放过鸽子。

  有消息称爱奇艺计划最快将于2018年赴美IPO,寻求超过80亿美元估值,百度将会启动与投行的谈判,估值达80亿美元。这次外界舆论对爱奇艺何时上市并没有释放太多兴趣,关注点更多是放在爱奇艺何时能止住愈发严重的亏损境况,真正实现盈亏平衡,无法支撑起高达80亿美金的估值。

  2017年,爱奇艺的确稳居“优爱腾”第一阵营,但这份漂亮的成绩单背后:是爱奇艺在内容生产上的高额投入,爱奇艺CEO龚宇曾宣布要在2017年投入100亿做内容,然而就爱奇艺广告、用户付费等盈利模式看,仍无法完全支撑起爱奇艺自主造血的能力。

  视频网站普遍的亏损早已是业内不争的事实,从早期的版权大战到现今的自制内容战争,大规模烧钱的情况无法避免。百度财报显示,爱奇艺2015年、2014年、2013年分别亏损为23.8亿元、11.1亿元、7.43亿元。2016年亏损继续扩大,达到27.65亿元。

  正是一路烧钱,才促使了爱奇艺如今的市场地位,一旦投入减少或停止,市场地位也就可能随之发生改变。

  美国故事一直更看好平台型企业,而且看重企业长远的利润表现。对爱奇艺而言,关键是要对资本市场讲出与优酷、腾讯视频不同的故事。腾讯视频在会员业务方面正在赶超爱奇艺,优酷借助超级剧集战略实现换道超车,背后又有阿里大文娱的生态支持,可爱奇艺唯独缺乏好的故事?

  资本市场都是唯利的,没人愿意为一个长期亏损,又没有好故事可讲的公司买单?

  除了缺钱,更让爱奇艺扎心的是人才不断流失,这一点也窥探出一个企业走向拐点的标志之一。

  去年9月,爱奇艺火速提拔《中国有嘻哈》总导演车澈为爱奇艺副总裁,表面是笼络人才,其实背后更多的透视出了爱奇艺对人才流失的焦虑。

  今天的热血盟友,明天就为竞争对手打工。自制内容是视频网站最重要的护城河,但好内容又极大依赖于人才,这是互联网公司通过技术和资金都无法在根本上解决的问题。

  2013年,马东从央视离职,担任爱奇艺首席内容官,很快就做出爆款综艺《奇葩说》。两年后,在见证内容水涨船高的商业价值之后,像最初摆脱央视的体制束缚一样,马东最终带领《奇葩说》团队离开爱奇艺,成立米未传媒。

  2016年底,爱奇艺副总裁兼版权管理中心总经理、著名女制片人张语芯在朋友圈宣布已从爱奇艺离职。张语芯曾先后供职于凤凰卫视,维亚康母亚洲-MTV 中国。虽然在行业有一定知名度,但大众对她还是很陌生,一提她的父亲却是赫赫有名——张纪中。

  张语芯可以说是爱奇艺剧集的灵魂人物,她为爱奇艺采购了《花千骨》、《太阳的后裔》等现象级热播剧,参与制作《老九门》、《盗墓笔记》等热播自制网剧。有人进行过不完全统计,张语芯采购的现象级网剧至少有304亿播放量;制作的现象级网剧至少也有242.78亿播放量,这还是仅仅是面上的量。加上其他杂七杂八,张语芯供职期间带给爱奇艺的播放量是个天文数字。

  几乎在同时,与爱奇艺合作三年的高晓松也宣布从爱奇艺“收摊”。2017年1月,补位马东的爱奇艺高级副总裁郑蔚宣布离职。

  在爱奇艺崛起中不可或缺的一波灵魂人物的相继离职,令爱奇艺元气持续性大伤。

  过去一年,爱奇艺确实做出了爆款综艺《中国有嘻哈》,但在视频领域最重要的阵地剧集上,爱奇艺由于人才流失、资金吃紧等原因,显得后劲不足。

  去年整个剧集市场涌现了不少令人惊喜的高品质作品,比如《河神》、《白夜追凶》等,实力演绎了什么叫“内容为王”。从数据上来看,“二八效应”在剧集市场体现的格外充分,一部高品质的头部剧集带来的影响远超过多部普通腰部作品带来影响。

  腾讯视频和优酷在去年剧集市场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以腾讯视频为例,电视剧带来的用户拉新功不可没。年度现象级大剧《人民的名义》受全民热捧、《那年花开月正圆》助力实力派崛起、《楚乔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不断掀起话题;网剧领域《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拿下播量之最、《双世宠妃》“以小搏大”成黑马。

  以骨朵发布的2017年Q3网剧季报为例,Q3爱奇艺新增的网剧数量远高于腾讯和优酷,但在播放量的表现上,优酷却以最少的剧集数量获得了最高的播放量,整个Q3优酷新增网剧的播放量几乎等于腾讯和爱奇艺新增网剧播放量之和。

  在2018年,爱奇艺在内容方面的疲态或将继续——此前,爱奇艺发了一个2018年百部超豪华剧集片单,是其在2017年11月悦享会发布片单的升级版。看过以后出乎预料,所谓的百部超豪华片单呈现出来的多少欠缺一点诚意。腾讯、爱奇艺和优酷三家挤过水之后的片单数量其实差的并不大。

  由于爱奇艺的连年巨亏,外界对于“爱奇艺是否是百度的包袱”的讨论一直没有停歇过。

  视频竞争的下半场,毫无疑问是娱乐生态之争。从这个层面来说,在视频网站的竞争变成BAT之战的今天,爱奇艺最大的问题又何尝不是背后的百度?

  爱奇艺CEO龚宇对视频行业的判断是:“视频行业任何一个单一收入增长得很高,没用。必须样样都做好,广告做好、收费做好、衍生品做好。在这种情况下才需要建造自己的生态系统,单一资源再强也没用,一定会被拥有健康生态系统的竞争对手打败。”

  无论是优酷还是腾讯视频,都是集团大文娱生态中的一环。腾讯视频背后的腾讯,则占据了社交和游戏的入口,在网络音乐、文学等领域独占鳌头。优酷所属阿里大文娱集团,形成了“3+X”的业务形态,视频、影业、音乐、文学互相打通协同。唯独爱奇艺与百度,除了投资关系,两者是独立的个体,互相业务层面没有太多递进、融合、扶持。

  龚宇不止一次的提到,爱奇艺是以内容为核心的原生生态。所以,爱奇艺与优酷和腾讯视频不同,从视频到文学、漫画、电影票、商城、直播、游戏,都是爱奇艺自己建造的。

  相信龚宇在说这话的时候,甘苦自知。与阿里和腾讯力挺大文娱不同,毕竟百度在大文娱方面的投入并没有增多反而在减少,比较典型的是百度糯米,在票补强力催动下,份额一度逼近20%,但百度放弃O2O业务后,糯米电影票业务份额即降到现在的不到10%。百度的音乐、视频、文学等业务各自独立,不仅没有与爱奇艺实现联动,甚至与爱奇艺直接形成竞争。

  2017年以来,百度策略转向。为了寻找下一个千亿美金市值的路径,李彦宏宣布All in AI。在这样的背景下,百度和爱奇艺谁是谁的包袱?也就不难理解了。

  尾声:说一千道一万,如果爱奇艺有钱,又或者百度像阿里大文娱、腾讯那样对爱奇艺全力输出,上述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